当前位置: 首页 > All, Feather > 正文

小事 · 思念到极致

* * *

「为你,千千万万次」

* * *

玲珑邪僧,web前端工程师/Android开发/Ruby on Rails

当时我的表弟上小学四年级。

他有个关系非常要好的朋友,真名不太清楚,只知道表弟一直管他叫他猴子。

这俩小子打从成为同班同学开始,关系就铁得不得了。兴趣一致臭味相投,连审美都能怪得志同道合。双双执意在额前留撮刘海,还特意拨溜出一个弯弯的弧度。那个时候表弟就住我家楼上,所以我常常能看见幼化版的尹相杰与潘长江搂搂抱抱,勾肩搭背。

猴子身形瘦小但灵活好动,胆儿肥,就没他不敢翻的墙头,也没他不敢模仿的动作。近期目标是能做一个完整的托马斯大回旋,最终理想是职业跑酷。就目前来说最拿手的动作是倒立。

我弟有些胖,胆比蚂蚱小。每次看到猴子花式摔跤都会把他吓得嘴角抽抽,然后露出那对平时不常见的黑瞳仁。

猴子总想教会表弟倒立。他说如果两个人能够在女孩子的面前唰地倒立出一个青龙白虎阵,小姑娘们绝对会爱死他俩。表弟连连赞同,认为这个想法确实精妙独特,然后果断地拒绝了猴子。

他觉得他的胳膊根本承受不了他的体重。如果胳膊折了怎么办,折的瞬间头和脖子又杵进了胸腔里怎么办。不行,不能再想下去了,他表示已经有画面了。

猴子脸一沉就不乐意了,哎你咋这么怂呢,来来来哥教你。说完就把表弟撂倒,提着他的脚脖子就往上拽。表弟嗷的一嗓子当场就变了声,又羞又恼,挣扎着站起来差点和猴子干起架。然而性怂终归战胜了冲动,只能指着猴子的鼻子,把为数不多会的几句脏话全飚了出来。猴子一看这平时的闷蛋气得泪涕横飞,梗着脖子顶了几句,就拎着书包匆匆地回家了。

表弟和我说,这辈子都不会再认猴子这个朋友了。他恨恨地借了我的电脑上了 QQ,扬言要即刻起拉黑他。然而登录以后,他气呼呼地折叠了好几次,最终也只是把猴子从从兄弟分组拖到了同学分组。

于是接下来的好几天,我都没看见潘长江。

猴子终归还是没忍住来找表弟。磨磨蹭蹭了半天,假装毫不在意地给表弟塞了杯冰淇淋,语气冷艳地说路过甜品店看见第二杯半价,不买白不买。

还是我弟有原则,吃完就和好了。

那天表弟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找我,扭扭捏捏地问我能不能借他一百块钱。我说你一个小学生要这么多钱干吗,他缓了口气,说猴子要转学去苏州了,下周日就要走,我想给他买个礼物,再给他买个同学录,还要再请他吃一顿好吃的。

他滔滔不绝地说着他的想法,计划总的来说还蛮周全,就是听起来这只心机小学生根本不是只借一百块的意思。

我最终给了他两百,然后就享受到了也许是这小子前十年人生里说的第一句我爱你。

猴子临行前,他的父母开车带他来和表弟道别。两个小伙子表现得很冷静,只是轻轻地抱了抱,互相调侃一句,挥挥手,然后分开。回到家后表弟一如既往地边写作业边看电视,边看电视边被他妈教训。只不过不同的是那天被骂后他没有再如往常般地顶嘴抗议,仅仅是很安静地悉数全听。

接下来的一个月里,表弟几乎每天放学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跑来我家,借我的电脑和猴子视频。他手舞足蹈地给猴子讲学校里发生的大事小事。例如数学老师新理得发型像一颗花菜,例如他今天作业没有写被语文老师罚抄了五遍课文,又例如后桌的女孩子送了他一本本子,可是封面的图案真的好丑啊,他一点儿都不喜欢。两个人常常说着说着就笑得前仰后合满面通红,兴奋得有些浮夸。

有一天表弟突然跑到我面前,满眼放光地和我说,姐!姐!快来看我的绝世神功!

说完他三步并两步地跑到墙边,手一撑地,双脚一扬,熟练地做了一个倒立,使劲儿地抿着嘴坚持了最起码半分钟才爬起来。他拍了拍手,说姐,厉害吧!快快快给我开电脑,我要表演给猴子看,我要告诉他我可以和他一起摆青龙白虎阵了!

我把电脑打开,说快来吧,需要你输密码。却久久没有回应。

我转过头,发现表弟低着脑袋。

他用右手蒙着眼睛,眼泪不断地从指缝里沁出来。不知是因为倒立太久还是因为拼命想压住哽咽的声音,胖胖的小脸涨得通红。

然而慢慢地,抽泣显然已经无法被抑制。他绞着两只小手挣扎了那么久,抬起头看了我一眼,最终还是咧了咧嘴巴,嚎啕大哭。

* * *

谨以此文

献给年少时的那些

故作洒脱的挥别

与开不了口的思念

1

原文链接: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31914864

我也曾经这样过。

本文固定链接: http://www.unclecat.com/archives/1045 | 修电脑到P10

该日志由 彩虹 于2016年06月20日发表在 All, Feather 分类下, 你可以发表评论,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。
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: 小事 · 思念到极致 | 修电脑到P10
【上一篇】
【下一篇】

小事 · 思念到极致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快捷键:Ctrl+En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