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All, Feather > 正文

七日

20150720112050

主我惭愧因我感觉,总是保留自己

虽我也曾受你雕刻,我却感觉受强逼

主你能否照你喜乐,没有顾忌去行

不顾我的感受如何,只是要求你欢欣

每次的打击,都是真利益

如果你收去的东西,你以自己来代替

#事儿b的日常第二期#

本来想取名叫头七,但是觉得这好像是对父母莫大的不尊重,虽然我自己并不避讳任何事情。。。但是好像,有些事情还是能注意就注意吧。

这七天,不是太容易,但是还好我活过来了。
 
时间回到上周日的下午,看到选票出去喝水回来,看到晓静姐面无表情的搬桌子,九姐和九姐夫在那边说啊我们也要一起啊之类,宁宁滕晔一本正经的坐在桌子边,挥手告别,没有太多的话,骑车子去了甘蓝,然后台风放假,调头去了开豆,砸了半天墙崴了手,喝了好多瓶苏打水,写了7、8张乱七八糟的东西。
 
回家,换衣服跑步,跑了5公里,觉得坚持不下来了完蛋了,打车回家,开电脑,声音开得很大听音乐,写日志、翻照片,自怨自艾,洗澡,0点开始,直到水冰凉,仍然毫无知觉的在淋雨下,一直冲了两个小时,手上脚上全起了水泡,上床,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,想着心中无数的委屈与窝火,以及造成这些事情的一个又一个巧合,感觉自己挖了个坑埋了自己。之间,一直哭哭停停,从没有过的伤心,我以为我成熟了,我以为我长大了,我以为我能承受所有的事情了。
 
中间关系比较好的几个人电话微信短信慰问,基本没怎么回。
 
这是第一日,周日下午到周一凌晨的事情。
 
事情的转折应该是第二天。
 
早上依旧没什么话无比压抑,上午的时候又有很多人来安慰我,依旧不领情。等下午的时候慢慢试着让自己不这么怨妇一样的怪别人,然后和人有了些互动,我觉得有些事情可以去胜过,可以去理解。
 
晚上下班的时候,和兔子一起,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,在回家的车上在吃饭的地方,一直嘟嘟嘟的不停,说服侍说家庭说过往的经历和受到的伤害,心里的万般无奈都说,哭了好多次 。
 
说完后,我觉得好像好了一些了。。道理懂得挺多,但是在有了这些经历的时候,还是很难去面对,我在那一刻明白,我曾以为我懂每一个我理解或关心的人,我知道他们的伤痕,知道哪些地方是不可触碰的,能体会他们的痛楚,在那一刻,我才发现,我懂个屁,我什么都不知道,我自以为是的做的很多事情,好像只给别人带来任何的伤害。
 
其实一直也明白,团契内的好多事情,其实别人不是太愿意附上代价来关心你陪伴你的,就像后来约泊走的时候,我一直在伤心的地方,就是我从来没有认认真真为他祷告过5分钟以上,那天在班车上哭的傻逼似的,我想着,我怎么能这么虚伪,我无比热衷于关心他们,我问一贤问滕晔问王寅问展展,问怎么样了需要怎么样的祷告有什么需要帮助的。。实际上我并没有认真的为他祷告,为这么一个在世没有太久的小天使祷告,我知道这都会是以后审判的时候我要偿还的债。。
 
我很难与这些肉体或属世的感情中走出。
 
然后几天就一直这么反反复复,时好时坏,慢慢调整,慢慢的折磨自己,一次又一次的回忆提名落选那天的感受。形象的比喻就是拿刀一刀一刀的割自己,直到那个伤口破了结痂,然后再割,反反复复直到那边长出茧子。我就是这么变态。
 
然后,这是第二三四五日。
 
第六日,去了金华,路上开着车,油门踩到底,试着有些发泄,在这么一个封闭空间内。
 
基本就这么个时候芳姐给我打了个电话,然后表示了下慰问,和这么久才来联系我的愧疚,说和大明哥认真考虑讨论了很久,说了下理解和欣赏,对我的真诚,说大家都很关心我之类,然后说你要不要考虑来我们教会,可以短期过来过渡下之类,嗯然后我就义正言辞的表示了自己的委身并拒绝。
 
然后连着开了5、6个小时车,路上想了很多很多,一直以来的事情,还有后面我要如何去面对去重新以新的身份融入教会,到了金华市区,倾盆大雨,就这么一刻,突然喜欢上这么个地方,绿绿的树不是太多的人,像是一个简化版的杭州,就突然觉得要跟你写点儿东西,去路边的晨光专卖店买了个本子,路边停了下来。
 
后来,见到了组长平安,两个人依旧一如既往的淡定,荣辱不惊,平安在厨房满头大汗的做饭,昭君坐在椅子上读晚上查经的经文,我自己在那儿喝养乐多。
 
晚上去查经,约翰福音11章,有4个问题,拉撒路为什么死,耶稣为什么哭,拉撒路怎么复活的和祭祀长为什么想杀耶稣,大家轮流回答问题,讲到耶稣因为众人哭才哭的时候,想到了自己对于上帝的种种轻视。
 
最后徐弟兄也提醒我们,说不要在上帝面前经常发怨言,如果上帝恼火起来,就不会再用你了,给我很多的警醒。
 
晚上回家,发现车被撞,报警,磨蹭到11点,才到酒店,本来的事情被耽误。
 
然后洗澡上床听歌读经收拾东西。
 
和女儿打电话说了些不找边际的事情,看了看孙迪的博客和那些自我介绍,刷了下朋友圈发现郑敏博士毕业。。就觉得自己是个混子。
 
平淡的第六日
 
第二天,聚会迟到,聚会,看了下平安带的乐队和诗班,和组长平安告别,起程回家。
 
然后徐弟兄还发信息问候,表示了下关心。
 
回想这两天,备受安慰,组长和平安的劝慰,查经时的得着,第二天诗班练唱这是我的手等等。
 
接了个电话。又忘了想到哪儿了。
 
昨晚的时候,想着头七已过,我是不是该重新站起来了。很认真的写了下小本本,需要祷告的东西,然后试着俯伏在神面前祷告,但是发现只会哭,然后,哭了半天累了就睡了。
 
噢对,昨天下午,回到杭州,路上梦梦找我买票,然后解释什么不能买发现好费劲,然后那一会儿两个手机都在想,还被催着去领圣餐,然后就有些急,在教会楼下停车,发生了严重的刮蹭事故,报警联系保险公司定损,1000多块钱。。无比郁闷。
 
但是领圣餐的时候,宁宁和九姐为我唱诗歌,帮我祷告,也很感动。
 
只不过那一会儿急着找保险公司定损,没有太认真的感谢他们。
 
第七日。
 
就这样吧,很多看不清楚的东西,总会有个答案。
 
并且这么一次经历,实在是给了我很多的安慰,把我重新拉回到上帝面前,让我找到了很多之前被我忽略或者丢失的东西,我也对以后的生活服侍和自己的追求,有了调整,我会好好的,这一次,我真的回来了。。。
 
嗯,最重要的是,能活在上帝的心意里。
 

照片是早上看书时书里夹着的,都有好久好久,没见到老蔫了。。。

 

 

本文固定链接: https://www.unclecat.com/archives/790 | 修电脑到P10

该日志由 彩虹 于2015年07月20日发表在 All, Feather 分类下, 你可以发表评论,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。
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: 七日 | 修电脑到P10
关键字:
【上一篇】
【下一篇】

七日:目前有2 条留言

  1. 板凳
    彩虹 China Google Chrome Windows :

    嗯 爱慕back。

    2015-07-20 10:23 [回复]
  2. 沙发
    zhaojun_li China Google Chrome Windows :

    感谢主。他让我们经历这么艰难的事情,一定是为着我们生命的益处,使我们内心更加刚强。我们也发现了在这个时候,只有主自己能够真正安慰到我们,借着诗歌、经文或者神仆人的教导,使我们的灵被感动。而且主也在温柔地提醒我们身上那些不好的、必须回转的地方,而我们的内心世界,主看得比别人甚至比我们自己更清楚。
    每次的打击,都是真利益
    如果你收去的东西,你以自己来代替

    2015-07-27 09:22 [回复]

发表评论

快捷键:Ctrl+Enter